发表于:

中华日报社论现金社会渐成形,纸钞改版有必要吗?



中华日报10日社论--现金社会渐成形,纸钞改版有必要吗?全文如下:
 
 民进党立委高志鹏日前表示,现有钞票上充斥政治人物图腾,何不以其他台湾美丽图案取代?他将于八月启动「新钞设计大赏」,鼓励全民共同发挥创意。目前世界各国纷纷扩大电子支付、朝「无现金社会」发展,我们还在为新台币纸钞改版与否争论不休,岂不和时代潮流相违背?

 远古时代人们实行以物易物,后来为了方便交易买卖,包括贝壳、矿石、牛羊、茶叶、珍贵金属等,都曾被拿来当货币使用。标準化金属货币出现后,由政府确定货币的重量、成色与价值,使人们交易更加方便。但携带大量钱币过于沉重,且有被偷、被抢的风险,西元十世纪北宋初期,四川商人发明纸券「交子」,也就是人类最早的纸钞。

 早期纸币可以依照面额,兑换等值的黄金或白银,但自一九三○年代以后,世界各国大多取消「金本位」或「银本位」制,改由政府透过国家权威与信用,印製纸钞或铸造硬币,开启了信用货币时代。由于印钞成本不高,政府若无限制的印钞票,可能造成恶性通货膨胀,因此严格控制钞票的发行数量,成为各国中央银行的重责大任。

 纸钞上除了面额与编号之外,常会印上开国元勋或政治人物肖像,近年来也有不少国家的纸钞,改印艺术家、文学家或特有动植物图像,以淡化政治色彩。为了增加伪造的难度,现在纸钞大多有浮水印、安全线、变色油墨等防伪设计。瑞士法郎因防伪技术先进,被全球公认为防伪安全係数最高的钞票。

 「钱非万能,但没有钱万万不能」,花花绿绿的钞票人人爱。然而在时代潮流演变下,很多人口袋中已很少看到纸钞,而被各种「塑胶货币」取代。现在很多先进国家正着手推动「无现金社会」,就是在经济体系大量使用非现金的信用卡、电子货币或行动支付等工具进行交易。北欧瑞典与丹麦更被推崇为「无现金社会」楷模。中国大陆行动支付发展有目共睹,去年行动支付市场规模达二点九兆美元,四年内成长了二十倍。

 「无现金社会」除了可以降低製作与维护实体货币的成本,杜绝现钞遭偷窃抢夺的风险,还能增加金流的透明化,减少许多利用「现金交易」的贪汙、洗钱等犯罪行为,促使隐晦的地下经济浮上檯面。虽然有人认为,透过电子与塑胶货币的每笔交易都会留下痕迹,可能冲击使用者的个资与隐私,但「无现金社会」已成为大势所趋。

 当各先进国家都在积极推动「无现金社会」,或发行虚拟货币时,我国却有人发起所谓「新台币设计运动」,引发正反两极的讨论。新台币上次大改版是在二○○○年七月,改版后图案包含教育、体育、科技、环保、生态等主题。目前并没有改版的急迫性,强行推动改版,成本可能将近五百亿元,台湾哪有这幺多钱可浪费?难怪央行总裁彭淮南坚决表示任内决不改版,行政院长林全也宣示,此事尊重央行专业判断。

 随着网路科技与手机等行动装置日趋普及,传统现金交易正逐渐式微,电子支付潮流来势汹汹,未来人人都无法置身其外。在迎接数位金融时代来临之际,政府应拟妥安全的配套方案,降低电子支付可能带来的风险,民众也应做好摸不到现金的心理準备。